大茄子视频
提示:请按Ctrl+D收藏本站!
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» 暴力虐待» 我和老婆淪為別人的夫妻性奴,隨便被人使用 (01-02)

我和老婆淪為別人的夫妻性奴,隨便被人使用 (01-02)
发布时间:2019-06-04 04:39:05   浏览次数:418

在老婆的鼓勵和支持下,我將發生的事情記錄了下來,如果能夠引起各位狼

友的一點共鳴,那我就非常榮幸了



  我和老婆成為夫妻性奴至今已經一年多了,在這一年裡,我們的生活發生了

巨大的變化,真是神奇和難以想像。



  但我敢肯定,雖然我們失去了很多,比如對身體的控制權利、一些夫妻享有

的性愛權利等等,但我們更清醒的意識到我們比以往更加相愛,更加珍惜現在的

生活。



  我今年26歲,是一家小工作室的老闆,我老婆比我小一歲,在一家公司上

班。



  她雖說不十分漂亮,但也絕對是中等以上姿色,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特別勾

人。而且她身材很好,尤其是一雙非常性感修長的腿。外表溫柔賢淑,實際內心

狂野。



  我們的主人是鄰市一家國企的副總,有才又有財的男性,40歲。以上為背

景。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  星期六的早晨,我握著啞鈴健身,老婆正在掃地。偶爾我們會相視一笑,我

看到老婆的眼中有柔情有欲望。



  柔情是給我的,而欲望是留給主人的。



  因為我們提前接到主人的通知,今天要接受一個突破性調教——公調。



  經過一年的調教,我和老婆接受的尺度越來越大,而我的主人是一個非常有

經驗和決斷力的主人,他認為我們現在應該有所突破,所以安排了這次公調。



  這時,電話鈴聲響了起來,我急忙放下啞鈴,一看是主人的來電,給老婆一

個眼色,我們在5秒中之內脫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,跪在了小茶幾前面,這是主

人的一個規矩,如果身邊沒有人,接主人電話前,必須幾秒鐘內脫光光跪接。



  雖然主人不在身邊沒法監督,但我們一直是這樣的,現在已經成了下意識的

動作。



  打開免提,我叩頭、開口說道:「大哥你好,我和老婆都在家,聽你安排。」



  電話那邊主人輕鬆地說道:「兄弟,我已經約好了3位主人,在我這的XX

夜總會裡,今晚8點開始調教呢,嗯,就像前天我跟你說的,到時候可能需要操

一下弟妹啊,而且可能操的有些狠,捨得不?」



  我苦笑一下,內心卻激動起來。



  有的狼友會說了,你主人怎麼會對你這麼客氣呢?



  這正是主人的高明之處,他深刻理解我喜歡被綠被虐被心裡羞辱的感覺,所

以,幾乎都稱呼我兄弟,要求我稱呼他大哥,而且調教我和我老婆都是商量的口

吻,以營造一種是我自願拱手出讓我老婆的意境。



  這對我來說,簡直是要命的方法,每當主人把這種方式施加到我身上時,我

都感到極度羞辱又極度興奮。



  我如何回答主人都是有規定的,我必須以輕鬆的口吻說規定的話:「大哥,

看你說的,你弟妹就是你泄欲的性工具嘛,你說如何操就如何操了。」



  明顯聽到跪在身邊的老婆一聲呻吟,我知道她已經開始代入到那種環境中了。



  主人:「嗯,好,對了,還需要弟妹穿的比較騷啊,要不然人家不喜歡操弟

妹怎麼辦?你的臉上也不好看不是?一會吧,我把需要弟妹穿什麼衣服發給你。

嗯,還有就是對你和弟妹今晚的調教方案是這樣的……今天好好休息,晚上你們

直接開車過來,準點到XX夜總會。」



  主人掛斷了電話,老婆早已經順勢癱倒在地上了,她潮紅著臉呐呐說道:

「老公,這個不……好吧?有個方案有些狠呀,我怕我……受不了。」



  我站起身,把老婆抱起來,親了老婆一下說道:「放心好了,有我呢。我陪

你一塊接受調教。」



  老婆的小舌頭伸進嘴來,我們忘情的吻在了一起,撲到在沙發上。好一會,

老婆翹著食指戳了下我的小夥伴,說「有你陪著啥用啊,到時候你自己還指不定

受啥折磨呢?疼不?」



  老婆說的疼是指我的小夥伴上戴著一副非常短小的陰莖鎖CB,將我作為男

性的象徵緊緊地封印了起來。硬的時候自然疼痛。所以我一直非常非常克制自己

的欲望。當然,更多時候都是徒勞的,越壓制越興奮,然後一臉無奈的看著小夥

伴半軟半硬的頂著陰莖鎖,忍受那種被拘束被操控的快感。



  鎖的鑰匙一把在主人那,還有把備用的老婆自己留著。老婆那把只有在緊急

情況下使用,而只有主人才有權利根據他的意志開鎖釋放。



  有的狼友說了,那你老婆肯定為你作弊啊偷偷開一下好了,當然嘿嘿我不能

否認,畢竟老婆還是自己的嘛,哀求幾下,老婆也就偷偷幫我放出來輕鬆輕鬆。



  但說實話,經過陰莖鎖長時間的禁錮和對身體的馴化,我已經很享受那種欲

火焚身又得不到高潮的感覺了。



  我點了點頭,說:「我要儘量克制對你的欲望啊,要不然這鎖太厲害了。」



  「要不我挑個合適的機會,跟主人說給你換把吧。」老婆憐惜的拿著我被鎖

在小籠子裡的夥伴。



  我親了親老婆笑著搖搖頭:「別,反正你也給我偷偷開鎖,傷不著小弟弟。」



  「嗯……現在我是人家的性……奴,什麼事得聽主人的,尤其是性方面。很

多時候身不由己,尤其咱們的主人控制欲望這麼強……我給你開鎖也只能偷偷的

開一會,他會隨時要求開視頻驗證的嘛,被主人發現咱倆就慘了……你自己多多

注意身體,儘量別性起,有啥不適偷偷告訴我。」



  老婆又跟我抱在一起。



  

  不一會主人的穿戴要求過來了。我拿起手機,跟老婆說道:「A13、C9、

D7、E3、F3。另外,帶OL、空姐、護士裝各一套。」



  老婆從沙發上起來,光著屁股走到滿是各類情趣衣服的衣櫃前挑選衣服。主

人的規定,老婆的衣服都要標號,A代表上衣,B代表內衣,C代表下衣,D代

表內褲,E代表襪,F代表鞋子。



  老婆拿起A13,羞紅了臉,說道:「老公,其他的還好說,沒有B就不讓

穿內衣了,這個A13怎麼穿啊。」



  A13是一件全部是蕾絲的短小的紅色情趣內衣,兩根肩帶很長,穿上後,

都擋不住我老婆C罩杯胸部的乳頭,我也看愣了,只好說道:「咳咳,老婆穿這

個殺傷力簡直就是核彈啊。唉!C9這種齊B半透的小短裙你也很少穿,能穿上

不?D7的話是C字褲?又沒有帶子系著,裡面還得塞跳蛋,下面能夾得住不?」



  老婆貌似悲哀地歎口氣,其實我已經看出老婆現在已經開始發情了。



  「真是沒辦法,乳頭上貼個紅色的膠紙擋下應該不會被主人罵吧?下麵倒是

夾得住,不過C9這種小裙子肯定讓人看透了!在車上倒沒事啊,關鍵是進夜總

會的時候可咋辦?」



  我笑著儘量讓老婆放鬆心情,我知道她現在即非常期待又非常忐忑:「小浪

少婦還裝清純,經歷過多少次戶外露出調教了,這點不是小意思啊?嘿嘿。」



  老婆剛剛恢復正常的俏臉又迅速羞紅。



  講真的,我老婆這點特別吸引我的主人,就算內心再狂野、身體再潮濕,也

非常容易害羞,一害羞就滿臉通紅。



  真是個俏嬌娃!



  老婆嬌嗔,大眼睛靈巧地白了我一下:「哼!以後別指望我給你開鎖,想射

就去求主人。看不把你折磨死。」



  我笑著抱著老婆:「好啦,我的好老婆我錯了還不行嘛!我現在十幾天才開

鎖一次,還不夠悲慘的嘛。」



  老婆緊緊地抱住了我,舒了口氣,喃喃說道:「但願我們的選擇沒有錯。」



  整個週六白天我們手牽著手去逛街,我們說情話我們憧憬未來,非常甜蜜,

但我們非常默契地沒有提任何調教的事情,因為我們都知道,今晚我們又要有一

個新的突破了,我們的身體都在默默的積蓄著接受調教的精力。



  下午6點我們在家吃了晚飯,老婆換好主人指定的衣服。



  我看到鏡子裡的老婆,簡直性感到爆炸!



  一頭大卷的燙髮,嫵媚而又時尚,精緻的淡妝,飽含春意的媚眼,堅挺的小

鼻子下面是翹翹的紅色嘴唇!



  她的上半身穿著那件A13性感吊帶,高聳的胸脯幾乎大半露出,挺翹的櫻

桃一覽無餘,沒有露出的部分也透過蕾絲隱約看出。



  蠻腰和小巧的肚臍裸露,再往下看就是那件非常短小的C9齊逼小裙,僅僅

20幾公分長,勉強遮住臀線,有些稍微透明而且飄逸,有風襲來,走光無疑。



  透過小裙,隱約看到老婆大腿根那夾著一個淡粉色的弧形的C字內褲,C褲

各位狼友都知道,沒有一根集帶,不像丁字褲,還有繩子攏者。C褲全靠小穴到

屁眼的溝溝的地方夾著。



  而且,我知道老婆的C字褲裡已經塞進一枚跳蛋了,只等到上車後打開,然

後根據主人的要求提升性欲,好一到地方就可以拿來直接讓人操了。



  老婆輕輕的撫著自己露出的小腰,回眸向我飛了個媚眼,「老公,硬了沒?」



  我眼睛真的瞪直了!



  對,小夥伴也差點直了!(正如你們知道的,因為被緊緊的鎖著,是不可能

直的。)



  雖然見識了無數次老婆的性感,但每次都讓人感到非常震動!



  老婆看到我的樣子,滿意的一笑。



  我一邊開著車,偶爾瞄一下藏著後座的老婆。沒辦法,老婆穿這樣肯定沒法

坐在副座了。



  根據主人的調教指令,她早已經打開了跳蛋,一陣陣嗡嗡的震動聲和老婆輕

輕的呻吟聲在車內傳遞。



  我笑著說:「哎美少婦,你注意點啊!還得一個多小時呢,你別把自己弄高

潮了啊,主人可說了,你得把自己搞到很濕,但是不能高潮。你小心主人的手段

啊!」



  老婆哼了一聲,嬌嗔道:「還用你說,我肯定能忍住呢。唉,老公,我發現

主人可真會玩人,我肯定到了地兒就非常騷了。你知道,我一旦發騷就會忘了自

己,變成什麼話都聽的傻瓜。哼,這就是主人的陰謀!」



  我大笑:「你就是個小傻瓜。不過真的,你可要忍住別高潮啊!你這小傻瓜

一旦高潮以後就變得很慵懶,那就太明顯了!會被主人一眼看穿的!」



  「知道啦知道啦,太囉嗦!好好開你的車吧。」



  我不再說話,專心的開車,因為我開車技術還不怎麼好,需要專心。



  大約大半個小時後,老婆哭喪著說:「完了完了完了,老公!我剛才……我

剛才實在沒忍住……」



  我手一抖,慢慢地停在了路邊,關心的看著老婆說道:「真的假的?那怎麼

辦呢?」



  老婆都快急哭了,「我接受了2個月的高潮控制調教,本想控制高潮沒問題

呢,就想到開個高檔位再享受享受,結果才兩三分鐘,我已經控制不住自己了。

怎麼辦啊老公!」



  我真是對這個小傻瓜有些無語了,我想了想說:「這樣吧,現在時間還早,

你快自慰,然後把自己的性欲再調整上來,然後一定控制住了啊!要不然你一到

那主人就能看出來,指不定有什麼事呢。」



  老婆也無奈哭喪著臉說:「好吧,那你幫我親一會下麵好不好?」



  我還能怎麼說,只能奉陪了。不過,其實我這是不被允許的,沒有主人的允

許,我只能跟老婆親吻嘴巴,不能摸和親老婆的胸部、陰部、以及老婆的腳(因

為我對老婆的腳特別癡迷)。但現在已經沒辦法了,老婆高潮後會有一段時間的

無力。只能我來幫她了。



  找個路上的小樹林,把車開進去,然後我就到了車後座開始忙活……在接受

主人的要求之前,我就特別喜歡給老婆親,練就了一條中國好舌頭,大約用了4、

5分鐘,老婆隨著高潮失去的性欲又提了上來。



  老婆喘息著說:「老公,我感覺好久沒用你的舌頭了好爽啊好爽!對對……

就是這裡……額,你怎麼停了啊老公,再來哇!」



  我貪婪的咽下老婆的蜜液,指了指我的下體,「不行了,我的女王,下麵疼

的要命,不能再給你親了,還是你自己來吧。」



  老婆深呼吸,「好吧,你開車吧,這次我自己控制住。」



  一路無話,老婆也一直控制在高潮邊緣,但不管她怎麼說,我知道她一定和

第一次高潮前的狀態不一樣了,她就是這樣的身體,第一次高潮會釋放她很多的

能量,再來,就絕對在激情中有些慵懶了。她能成功躲過主人的觀察麼。



  到了XX夜總會時,時間7點半。主人所在的公司會經常在這家夜總會招待

客人,他們有自己的VIP房,非常的保密和安全,主人第一次正式調教我們夫

妻就是在這裡,後面也有很多次,所以我對這裡已經很熟悉了。



  做電梯直上頂樓,老婆已經被服務生們看的無地自容了。她滿臉嬌羞,膚色

紅豔,穿的如此暴漏,胸脯上的小豆豆時不時的蹦出來(乳頭上的膠布已經揭掉

了)。



  我一臉無奈,只好儘量遮擋著老婆充滿誘惑力的身體。



  到了vip包廂門外,只有一個帥帥的男生站在門外,我們夫妻二人跪下,

磕了三個頭,小男生目不斜視站立,體現出專業的服務水準。其實,這個服務生

我認識,之前見過多次我們夫妻被調教,估計是見怪不怪了吧。



  起身,悄悄推門,熟悉的房間,淡淡的煙草味,主人和另外三位男主正圍在

一起抽煙打牌。



  老婆緊張的發抖,因為這是第一次公調,我其實也是強裝鎮定罷了。



  主人瞄了我們一眼,我們緊走幾步,跪在桌子前面,磕頭說道:「主人,我

們來了。」



  只聽到主人說:「來,請兄弟和弟妹擡起頭來,讓幾位主人看看。」



  擡頭,看到四位主人已經停下手中的牌局看向我們。



  老婆實在是受不了四位主人灼灼的目光,微微地低頭。訥訥說道:「給主人

請安。」



  主人介紹完其餘三位主人,都是在生意場上的朋友,每介紹一個我們都得向

他磕頭。介紹完後,主人說道:「行了,說說你們這對恩愛的小夫妻來什麼目的

吧。我們還都不知道你們來幹什麼呢?」主人說完一臉淡笑的看著我們。



  我激動起來。正如前文所述,主人就愛這個調教套路。



  老婆胸口起伏的厲害,她的心情非常的緊張!胸口的小豆豆已經徹底顯露出

來,這時她也顧不得、也不敢去遮掩了。



  老婆深呼吸,按照規定的說辭開口了:「我和我的老公來接受四位主人的公

調的。請四位主人隨便……隨便……隨便調……教。」



  說到最後,老婆的聲音已經不可聞了。很明顯,她在主人以外的人面前主動

說這些害羞的話,讓她感到非常的恥辱。



  顯然,主人並不想就此打住,他要繼續對我們夫妻進行精神羞辱。



  「嗯?調教可以啊,說說你們是什麼身份?」



  老婆的胸部已經開始顫抖了,代表她已經緊張到一定程度了。她不知道該怎

麼回答這個問題,因為大家都知道我們是夫妻性奴,但如果簡單的這麼說肯定不

會讓主人滿意。



  氣氛產生的壓力讓我和老婆有些難以忍受。



  我不安的擡起頭想替老婆說,但主人嚴厲的眼神也傳了過來,我心裡一顫,

趕緊深深埋下頭去。



  老婆可能突然想到了之前曾經回答過類似的問題,趕忙說道:「我和我老公

是……是夫妻,嗯……性奴。我的用處有三個,一個是作為工具,就是主人的

……嗯,泄欲工具,主人想什麼時候使用我……嗯……泄欲……就是操我……我

都可以,我隨時都準備挨操。第二個是……是……玩具,性玩具,可以隨便讓主

人玩弄和使用,隨便讓主人調教。第三個是主人的調教助手,用來看住和羞辱我

老公。就是這樣的。」



  對,這是比較讓主人滿意的答覆。因為主人強調過我老婆的這三個用處:隨

便被主人玩、隨便被主人操、和用來羞辱我。



  「嗯,說的還算明白。看來是想挨操了。不過你今晚上來挨操做了什麼準備

麼?主人們都會很忙的,要求拿過來就直接可以操來的。」



  我的心肝在顫抖,小弟弟也在籠子裡不斷跳動。主人啊主人,這個羞辱太厲

害了!



  老婆經過一番羞辱,已經進入到準備接受調教的狀態,相反說話比較順了。



  「是的,主人,現在我用來請主人泄欲的小穴裡塞著跳蛋,已經慢慢的震動

了一個多小時了,我已經在高潮邊緣,淫水也很多,主人們如果想……想操我的

話,可以直接拿來就可以……就就可以操的。非常的好用的。」